Skip to content →

神明寄居的大树

孩子总是得不到父母的关爱是否不宜于心理健康呢?我没觉得我这22年以来心理不健康,倒是为刚刚升入小学三年级的弟弟而担心。
爸爸是一名海上油田工程师,常年在南海的一座油田上工作。小的时候特别崇拜爸爸,为祖国建设做贡献。直到现在我也一直认为爸爸是伟大的,他花在工作上的时间远远超出花在这个家庭上的时间,但能感觉得出,爸爸对家庭的爱远远超出对工作的爱。小时候,每当爸爸回家休假的时候,我总是爱坐在爸爸膝头,让他给我讲讲他在海上的经历,海有多蓝啊,天有多蓝啊,海和天的蓝是两种不同的蓝,往北望去两种蓝交接的地方就是家的方向……
妈妈呢?是一个女强人。妈妈在商场上立于不败之地,为了能让我们全家过上富足的生活,几乎把全部精力放在了赚钱上。生弟弟的时候,爸爸不在身边,我也只不过是个初中二年级的小女生。妈妈生下弟弟不到一个月,又一头扎进了她所谓“商机无限”的大海里去了。弟弟几乎是由我带大懂事的。
直到我上大学离开了家,弟弟才渐渐的学着独立。一转眼四年的大学时光过去,弟弟也上了小学三年级。爸爸一直在海上勘探宝藏,妈妈也一直坚信世界上有赚不完的钱。也就是这么个家庭,让我和弟弟在成长过程中,比别的孩子都更早的独立起来。
大学毕业,着手准备考研的事情。大学里最大的收获便是学业上的成就,大证小证,无论有用没用一把抓。在传媒大学读新闻记者,大学时光把心思都用在去蒙蔽那些导师和教授们,让他们相信我确实是一个可造之才,并十分乐意的把读研名额分配给我。当然,遗憾的事情也是有的,没有遇到中学时代所向往的那种大学恋爱。大学也接触过两个男孩,总觉得和我理想中的恋爱方式背道而驰,男孩们总是那么幼稚,总是以为能把女孩哄得愿意同他们上床就算成功。久而久之,对爱情丧失了信心,就单着了。不恋爱还是有很多事情可做的,比如装好学生。

快要暑假了。趁着学校没事,回家住上一段时间,陪陪我那寂寞的小弟弟。
弟弟上了小学之后变得成熟了起来,不再像以前那个爱哭鼻子的小男孩了。小时候弟弟很爱哭,和别的小朋友争执之后,不管吃亏还是得意,跑回家就抱着我哭,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全抹在了我衣服上。现在的弟弟像是个小大人。
我打电话给家里,告诉弟弟我即将回家的好消息,原本以为弟弟会很兴奋呢,没想到弟弟只是干巴巴的回应了一句:知道了。我小的时候是多么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大哥哥呀,骑着白马带我去玫瑰园摘玫瑰的哥哥。这孩子倒好,现在长大了,竟然不为自己有这么个美丽善良的姐姐而感到幸福骄傲~

“姐,我用了你的这个。”这天晚饭之后,弟弟从他房间拿出了我刚上大学时候用的松下小录音机,因为新闻记者专业,所以这也是必不可少的采访装备。后来更新成了数码录音棒,这个小磁带录音机也就退居二线了。弟弟这天拿了出来,还真怀念呢。
“哦?你要去采访谁呢?”我看了看餐桌上的录音机,边洗碗边半开玩笑的和弟弟说话。
弟弟什么也没说,转身回他的房间去了。
这孩子是怎么了呢?

这些日子,弟弟像是把我当外人一样,让我心灰意冷。原本是回来陪弟弟的,现在弟弟一副不需要人陪的样子,按自己的生活方式生活。我在家也只能看看书消磨无聊寂寞的时间,完全被弟弟被冷落掉了。
“姐,明天下午有空么?”这天我躺在沙发上看书,弟弟跑过来问我。竟让我受宠若惊。
“有啊,怎么了?”
“明天下午家长会,妈没时间去。”
“那我去吧,反正也没什么事。”
“谢谢姐。”弟弟露出了那种久违了的天真,但很快又消失。弟弟是个内向的孩子,但一直以来弟弟在我面前都是很开朗的,为什么这次回家,感觉弟弟在内心里把我拒绝在千里之外呢?弟弟不会得了自闭症什么的吧?还是因为长期以来身边的亲人对他不够关爱呢?不过话又说过来,我又是怎么从一个黄毛小丫头长大到现在的呢?爸爸妈妈的关注也是如此的少,甚至弟弟还有我,我却谁也没有。

转天下午,我选了一套成熟庄重的衣服站在镜子前,思量着扮演一个小学生妈妈的形象去参加家长会,可怎么打扮也不像是一个九岁孩子的妈妈。干脆就实话实说,本来就是姐姐嘛,所幸换回了平时的装束。
我和弟弟一同走弟弟每天都要走四遍的路,这条路对我而言也是非常的熟悉。弟弟的小学也是我的小学。离家不远,属于社区小学,学生都是附近的孩子们。看着弟弟戴着小黄帽背着大书包走在我旁边,我努力回想我的小学时光。没什么特殊的记忆,我喜欢粉红色,喜欢漂亮的小本子,喜欢在文具盒里面铺一张香香的纸巾,就像宝宝睡的温床,然后让一支支铅笔躺在里面……纯真的年代啊。
可是看着身边低头走路的弟弟,一点也感觉不出什么纯真来。每天都是这般若有所思的样子,妈妈也不闻不问,再这样下去,弟弟迟早成为问题儿童不可。弟弟究竟怀有怎样的心思呢?
“天越来越热呀~”我没话找话。
“嗯”弟弟头也不抬,跟着我的步调走路。
……
“姐,今天开会的事,别跟妈说行么?”弟弟低着头弱弱的说,像是请求。
“妈不知道呀,你不是说她没空么?以为是她告诉你没空呢。”
“嗯,我没跟妈说,我想让姐和我来开家长会,起码会好些。”
“会好些?”
“嗯。”
这小子一定是在学校办了什么坏事吧。莫非是在学校闯祸了,这些日子才会这么心神不定?
正在猜疑着弟弟的心思,突然注意到了眼前的这株大树,粗壮的树干,绿油油的树冠可以撑起很大一片绿茵,可惜今天天空阴沉沉的,没有太阳,只有闷热的空气。这是一株古树啊,树被砌在了专门的坛子里,成了保护对象。树上大大小小挂着很多灯笼,枝杈上也系了数不尽的红丝带。
记得小时候上学的途中,路过这株大树的时候也会停下脚步来仰望一番。老人们说,这株大树里面曾经寄居过一位神明。在很久很久以前这株大树就生长在这里,有一位神明要到遥远的地方去会见另外一位神明,路过这株大树的时候天降暴雨,阻挡了神明的去路,于是神明就在这株大树下避雨,可是暴雨一直下,神明索性就住在了这株大树里面。等到九九八十一天之后,暴雨停了,神明从树中现身而出,却看到了汪洋一片,路过的村庄也被大水淹没,水面处处漂泊着苦难与无助的人们。神明不忍心看到这样的景象,于是用自己的法力退却了洪水。神明见到了另外一位神明,那位神明依旧在约定的地方等他。这位神明把遇到暴雨发生洪水以及退却洪水的经过告诉了等他的神明,那位等他的神明听之后,责怪这位神明做得不够好,应该帮助饱受灾难的人们重建家园。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是神明佑护的,所以每到暴风雨来临的时候,神明就会回到这株大树里居住,来佑护这里的人们免受灾难。久而久之,人们就来祭拜这株神明寄居的大树,把自己遇到的不顺心告诉大树,等到下次暴雨来临的时候,神明就会回来居住,那时,神明就能收到人们对他的期望,神明会帮助人们实现一

Published in Stories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