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宅吉祥

大约是一个星期之前的故事了。

我这个人,喜欢搬家。

每住一处,隔不了多久就会住得厌烦。

不换一换房间和环境,就会被闷死。

自从高中毕业,离开爸妈独自生活之后,从来没有在一处生活超过三年的。

因为频繁地搬家和换房间,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不持有太多物品的生活习惯。

后来流行一种生活方式叫“极简主义”。按着这种生活方式的价值观,

那,我也算得上是极简主义者吧。

 

我有一个兴趣爱好,

就是喜欢在陌生的街道散步,设想自己住在这里会如何。

也会时常查询网上的不动产信息。

看到环境好,租金合适的房子,就会心动,忍不住去现场看一看。

可,上个礼拜的一个午后。我找到了一间奇怪的房子。

在网上看到这间房子登记信息的时候,因为是独宅独院,很吸引我。

虽然已经有38年的历史,但合计租金。还是很划算,是值得去看一看的房子。

事先没有和不动产联系,冒然来访。

虽然在网站上看了图片,知道很旧。

但有的时候,房子旧有旧的味道,怀旧感和历史感反而能让一个地方变得更有魅力。

不过让我意外的是,这间房子不仅仅是旧。

靠近它的时候,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

虽然是晴天白日,但还是能感觉到一股阴森森的凉风直逼我后背。

 

“喂,有人吗?”我喊了一声。

一是为自己壮胆,二是怕冒然靠近房子,引起别人的戒心。

我可以撒谎说是经过不动产公司介绍,来现场看房子的。

我掀开没有带锁的信箱,

里面甚至连送外卖的广告页都没有。

 

可,让我奇怪的是。一张电费单静静地躺在里面。

我看了内容,是平成29年4月份的电费,也就是说上个月的电费。

看了金额,两千多日元。像是有人在这里生活的样子,但电量也不算消耗得很多。

我如此推测着。

 

又看了名字,安藤惠一。像是个中年女性。

莫不是,这间房子已经被租出去了。

我有点惋惜,但又不知道有什么值得惋惜的。

也许我幻想也能找个带院子的老宅,养只猫什么的。

 

当我合上信箱,想要离开的时候。

我的目光掠过了门的把手。就是无意间,脑子里闪现了一个念头。

如果信箱没有锁,这间房子的门是不是也没有锁呢?

或者,房主已经搬走,但是没有向电力局申报,所以电费单每月都会如期而至。

但是,如果是那样,应该已经积累了很多待缴电费单才对,不可能只有上个月的。

或者说,水费单和瓦斯费都应该如期而至的呀。

各种推测瞬间在我脑海中进行着。

眼睛却死死地盯着门把手,

门把手仿佛在呼唤我,要我伸手将它拧开。

不行,这可是犯罪。私闯民宅可是重罪。如果被发现的话……

不对,这里是否住人还不确定。我可以说我是不动产公司介绍来的。

无论如何都能糊弄过去吧。可是。如果门没锁呢?

即便没锁,我也绝不进去。那就真的是犯罪了。

我的手,不由我的意识所支配。

最终,还是拧开了门把手。

 

们被拉开门的瞬间,

夕阳从对面的窗子射进我的瞳孔,

让我一下子没有适应过来这束暖黄的强光。

当我缓过神后,环顾房间。

返现奇怪的是,窗外有晾晒的衣物。

但只有一件看不出持有者年龄和性别的衣物。

可是,房间里并不像有任何人生活过的痕迹。

莫不是附近的流浪汉,会是不是来这里洗洗衣服什么的?

但又有谁傻到,把如此明显的犯罪证据留在现场呢?

从门口探身进去,

房间里有一张不知是沙发还是床的家具。

如何看去都有一种不吉利的感觉。

不知曾睡在上面的人是怎样的人。

年轻的?年迈的?男人?女人?

或是,现在是佛健在?

我感觉后背凉凉的。

我刚想缩回身子,转身离开。

就什么意识都没有了。

 

 

 

当我恢复意识的时候,

我是在来时路经的一个街角公园的树下坐着。

背靠着树。睁开眼睛的时候,四五个小孩子围着我看。

“你没事吧?”其中一个抱着足球的男孩问我。

“没事儿”。我摇一摇昏沉沉的脑袋说。

但有不像是被人从背后偷袭。

 

随即我想站起身,觉得非常吃力。

好不容易才扶着树站了起来。

换晃悠悠地朝来时的车站走。

后来我不记得是如何回的家。

 

在那之后,我病了三天三夜。

换身发冷,直出虚汗。

现在想来,不吉之处,当避而远之。

 

Published in 故事 日志

5 Comments

    • linlinxing linlinxing

      小故事😉

    • linlinxing linlinxing

      总之觉得很不吉。还有日本恐怖电影里常有的气氛。

  1. 这是短篇悬疑故事嘛

    • linlinxing linlinxing

      妄想で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