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写作需要想象力?

写作需要想象力吗?

(*一篇故事)

IMG 5804

1. “幸福”

以前,我们刚刚认识的时候睡过几次。

但后来,精神深层的交流更多于肉体关系。

我交往和接触很多类型的女孩,不同国家,不同肤色,不同文化背景。

但她,是最特别的一个。

女孩是世界上最狡猾的动物,也是世界上最笨的动物。

当一个女孩自知姿色不错,又深受很多男人喜爱和追求的时候,她是最狡猾的。

而,一旦陷入了对一个男人的爱慕中去时,

她就变成了最笨的动物。

都说,爱会让一个人变得盲目。如果一直想要自己在爱情中保持清醒,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让自己真正地去爱。

她,就是这样一个女孩。

我问她,

这样真的会幸福吗?

愚蠢的我,连幸福怎么定义都还没搞明白。幸福的方程式是怎样的,如何算出结果来?

如果占有是幸福的。

但占有一个永远都不想被占有的人,是不幸的。

谁也不属于谁。

只有让彼此淡淡感觉到,仿佛对方在身边,就是一种幸福。

轻纱,拂过鹅蛋般的肩头。

丝绸,滑过羽绒似的小腹。

IMG 5685

2.“辛辣”

这天,阴雨。

在我临近铁轨的小公寓,我们读诗,唱歌。

我为她拍照,想留下她最性感时的样子。

我们讨论《2046》中,周慕云这个角色,和这一类的男人。

我们又讨论《挪威的森林》中渡彻边和小林绿。

阴雨天,一定要吃辛辣的泰国菜。

夜里,顶着小雨,踩着水洼积水,来到公寓附近路边的一家泰国料理小店。

我们要了最辣的咖喱和蛋盖饭。

“你知道在东南亚,和中国的南方。为什么人们喜欢吃辣吗?”我

“不知道。不过听说韩国菜辣,是因为韩国人要御寒。就像伏特加的烈,也是因为俄罗斯人要越冬吧。”女孩

“我觉得是东南亚气候潮湿的缘故吧。东洋养生医学角度分析,吃辣是退体内湿气寒气。”我

“你知道,情侣一起,吃到了辣得受不了的菜时,该怎么办么?”女孩

“多喝水。”我

“接吻。这样可以均衡一下两个人的辣。”

于是我隔着餐桌,探着身子,深深地接吻。

座回椅子,我们默默地吃着各自盘子里的泰国菜。透过小店的玻璃窗,外面秋雨朦胧。

夜幕里,遥远的引擎声。

IMG 5733

3.“60年代”

“如果你生在60年代,会是怎样的?”

女孩躺在我的臂弯,我们盯着天花板发呆,

我正在想小时候在老家湖畔种树的情形,突然她问起了这样的问题。

原来我们相距这么近,想得事情又那么远。

“啊。可能是农民吧。开春的时候,在湖畔种棵杨树什么的。”我随口说,“你呢?”

“我,估计是上海或是香港哪个富家闺秀。和姐妹们喝喝茶,绣绣花。还能每天穿丝织旗袍。”女孩。

“那你一定是红颜祸水,勾引别家公子哥。”我。

“你是别家公子哥?”女孩。

“不是。我是给报社写专栏的文化人。”我。

“新闻记者?”女孩。

“早期算是。后来落迫生计。在三流小报上连载色情小说。”我。

“有读者嘛?”女孩。

“大致上分两类。一类是在码头抗包袱的苦力。白天靠肉体劳动,夜里靠我的小说慰藉心灵。”我。

“另一类呢?”女孩

“富家闺秀。深宅大院闷得寂寞。除了喝茶和绣花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偷偷地让手下使唤人给自己买小报。说是胸闷想看看外面的新鲜事儿,其实我的色情小说一篇不落。”我说。

不白话了,出门去吃泰国菜吧。

DSC7061

天涯呀海角

覓呀覓知音

小妹妹唱歌郎奏琴

郎呀咱們倆是一條心

哎呀哎呀

郎呀咱們倆是一條心

家山呀北望

淚呀淚沾襟

小妹妹想郎直到今

郎呀患難之交恩愛深

哎呀哎呀

郎呀患難之交恩愛深

人生呀

誰不惜呀惜青春

小妹妹似線郎似針

郎呀穿在一起不離分

哎呀哎呀

郎呀穿在一起不離分

DSC6972

~完~

全组照片

Published in 故事 日志 视频 音频

3 Comments

  1. 俞亦寒 俞亦寒

    第二则写的好甜~啊啊啊啊啊啊羡慕

  2. kivo kivo

    喜欢~第二则的吻,写的很微妙,又很棒~

    • linlinxing linlinxing

      嘿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