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老BABY

前阵子夜里和Winnie在公寓附近散步,
发现了一家二手相机店。
在陈列满满一屋子的古董相机,和相机尸体的店里,找到了这架廉价的傻瓜相机。才卖1500日元。
就当玩具买了回来。

喜欢这种可以在相片右下角印时间的设置。
在翻看爸妈家里的老照片相册的时候,
往往都很难推算年代和日期。
想必用胶卷拍照片,还是有这种不便的吧。

作为生活记录,玩一玩还挺好。

这天我们来到了品川一代散步。
除了一些大企业的总部在这里,再就是错综的河道,担负着东京湾的物流运输。

以前总是喜欢拎着相机,
去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街区漫步。
记录一些风景,和有趣的事物。

最近越来越没什么地方可以提起兴致。
或者说,东京周边已经没有那么多可以探索的地方了。
也或者说,生活变的浮躁,没有那么多闲情雅趣去散心了。

也算是用过不少相机和摄影器材了吧。
这种廉价的,怀旧感十足的傻瓜相机,
偶尔还真想出门时揣进口袋里,随意拍几张。

都已经是2021年了,
这个时候我可不推荐再使用胶卷去拍照。
胶卷的费用加上冲扫费用,可不是个亲民的价格。
每年的价格也都在飙升,
仿佛用胶卷拍照,成了一个小众的,“情怀游戏”。

这天刚好有户外活动。
由于疫情,尽可能少参加。
举办方也都是缩小规模,限制人数入场。
本来是件很欢乐的事情,却要背负什么不良社会舆论似的。

还没有摸清楚傻瓜相机的使用技巧。
在说明书都找不到的情况下,自然不知道最近对焦距离是在哪里。
甚至,自动闪光灯都无法控制,连“偷拍”也没办法。

这天我们点了麻辣水饺,
Blue Moon啤酒。

卖牛排的餐车。

家中窗台上的植物。

刚过完圣诞节的一天,
下午四点半,夕阳中我的老BABY。
这天我们要出门去超市买菜来着。

公寓附近,不知谁的川崎忍者(Kawasaki Ninja)停在这里。
很酷。

往常热热闹闹的居酒屋小巷,
也被疫情扑灭了一大半。

花开后很臭的风信子。
我一度怀疑,我对它的花粉过敏。
还好花期很短,已经不在了窗台。

想起几年前还在用胶卷时,
每次出门拍人像,最少用完十卷36张的135胶卷。
而现在,一卷24张的已经拍了两个月。

从干粮变成小菜,
偶尔丰富下日常拍摄记录吧。

又是一篇不疼不痒的日记。

Published in Journal

10 Comments

  1. 玩胶片机那才是叫真的摄影,有技术的还是自己冲洗。现在都是数码的了,没那么有技术含量了。。。

    • linlinxing linlinxing

      想拍好,都需要技术的。
      嘿嘿。

  2.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就是速度有点慢

    • linlinxing linlinxing

      国内访问确实有问题。
      谢谢反馈,我想办法优化。

  3. 看来看不到照片…… 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

    • linlinxing linlinxing

      哈哈。
      看来只有我一个人能看到照片啦!

  4. 此时此刻,姜辰一张照片都没看到。233

    • linlinxing linlinxing

      可能是网速的原因吧。

    • 我能看到相片,相片里拍了一个蒙面美少女!

      • linlinxing linlinxing

        哈哈。
        她一定很开心你这么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