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东北玩泥巴

没想到刚过完跨年连休,
之后的一星期,就迎来了2021年的另一个连休。

我和Winnie乘坐新干线,奔驰了1712.6公里,
游玩了4个城市,穿越了东北4个县
为了只是去东北看看雪

Winnie是南方人,没有见过什么世面,
每年冬天都期盼东京下雪。
可惜雪对东京很吝啬,
即便是下,也只是落地即化。
很难形成什么景色。

最近得报,
新年以来日本海和东北地区,迎来几十年未有的大降雪。
大雪压垮了几座民宅。

在日本,
每个冬天都有因为屋顶除雪而不幸失足跌落的人,
就如同,每到新年都有吃年糕不幸噎死的人。

大雪还封住了几条高速公路,铁道也受到影响。
就连自卫队都出动了除雪行动。
不过,
对于我们,这或许是一个看雪的好机会。
当然,也存在着种种风险。

无论如何,
车到山前必有路。
我们还是准备了最简单的物品,背上背包上路了。

陪伴多年,一起去过很多地方的背包。

消毒喷雾和湿巾,出行必不可少。

我们出行的前一天,
东京都及周边三县(琦玉,千叶,神奈川),发表了“紧急事态事态宣言”,为抑制疫情的扩散。
很快,日本也进去了全面“锁国“的状态。

至此出行,
心情还是挺复杂的。
新干线上,只搭载了不到三成的旅客。
东北地区,是此时为止,日本疫情最为缓和的地区,
总比留在东京更安全一些吧。

“早餐”是炸猪肉饼三明治和咖啡。

东京站新青森站,725公里。耗时3个小时40分钟。
车站较新,建筑风格也很现代。
乘坐新干线,有直通北海道函馆的海底隧道。
不过往往从东京去北海道,
大多数人们会选择更便宜更节省时间的航空路线。

出了车站口,就感受到了与东京的气温差,
和已是白雪皑皑的世界。

我和Winnie不停拍照,摸一摸雪是不是真的。
像极了两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乘坐出租车,第一站将要去往
青森县立美术馆

从新青森车站到县立美术馆,
只需要十来分钟车程。
如果不是大雪,可能还会更快。
也可以选择便宜,但是绕远的巴士。

县立美术馆的售票处,已经被大雪掩埋。
直接在美术馆入口购票。

很久没有看过如此这般的雪景,
或者说是生平也没看过几次。

望向远处的针叶林,
瞬间将我的思绪带入到了村上春树《寻羊冒险记》中去。

如同大多美术馆,
这里有常设展,和期间限定的企划展
这个时期,刚好是Winnie感兴趣的阿部合成展。

相对于古典艺术,看现代艺术还是较多。
喜欢阿部合成绘画中的笔触,尤其是曾在墨西哥时期创作的作品。
也许正是受到这种不同于日本,奔放民族气的质影响,
晚期作品虽然日本风景较多,但依旧感受到了浓厚的”拉丁美学“的表现手法。

通过了这次展,也得知了阿部合成与我喜欢的作家太宰治是中学同学,
曾也为太宰治的作品做过书籍的封面设计和装帧。

太宰治去世后,
阿部合成也为这位友人设计了纪念碑。
※关联博文《太宰治诞辰110周年》《自殺天國》

整个美术馆的常设展,
还有”大名鼎鼎“的奈良美智作品。
虽说对于当代艺术持以一种赞赏的态度
但有时,对于当代艺术家也持以一种怀疑的心情

以往,曾和我的好友老郭,不知聊过多少,关于当代艺术的话题和见解。
这让我突然想到了,曾经在东京接待的一位国内内装设计大佬的话。

“还是因为经济实力不够,
如果不为生计奔波,就有大把时间去创作,
就有大把精力去拜访和请教世界一流艺术家,
更有大把金钱去将自己的作品送往各个艺术展,让你拜访过的大师们来点评,
不知不觉中,你也成了一个当代艺术家,也许能为当代艺术做出贡献。”

说白了,
成不了艺术家,最大的障碍就是穷呗。

这天,我们回到了新青森站,
将要辗转到我们在青森站附近的酒店。
电车只需要六分钟,可巴士却需要将近半个小时。

很担心这天的大雪会影响到电车的到来。
雪已经将铁轨埋住了……
最终,冒着被冻成冰棍的风险,
站台上,我们还是等到了我们的电车。

“大哥大哥欢迎你 感谢你来我这里♪
大哥大哥欢迎你 等风等雨等着你♪
他来了 他来了 他顶着风雪 走来了……♪”

“大哥”只有两节车厢,
在东京习惯的我们,觉得有点寒酸。
“大哥”开门的时候,站台上掉了一地冰块……

终于到达了今天的目的地,
青森车站。
虽然只经历了很短的时间,
但这瞬间将身体抽离出东京的感觉,仿佛有点虚幻,和不真实。

原来,
在东北,大雪埋住铁轨的时候,电车还是能够运行。
还真是涨了见识。

走出车站,虽然只是下午四点半,
仿佛已经到了深夜。
又仿佛回到了圣诞老人的老家。
这让没见过世面的Winnie开心的不得了。
就连雪花落进脖子里,也都开心的不得了。

我们来到酒店,小息一番。
泡了一个热水澡。
傍晚出门吃了一家传说中很好吃的拉面。

味噌咖喱牛奶拉面!
(Winnie说很好吃)

大降雪的夜,可见度不超过五米。
即便有再多想去看的地方,
这天,还是早早洗洗睡好啦。

一夜无书。
次日清晨,雪未停。
路面已有了新的一层积雪。

其实,我们这次旅行,目的只是为了看雪
也是,一个星期前,从名古屋回东京的新干线上所做的决定。
只要能带着Winnie看一看东北几十年未遇的大雪,就是最大的满足。

这天的早餐……是青森车站前的吉野家。
飘雪的清晨,比起便利店冰冷的三明治,
能喝上一碗热气腾腾的猪肉味噌汤,
那再幸福不过啦!

随后,
我们来到了附近的海鲜市场。

最终,我发现。
每次当我们去到一个新的城市,去旅行去探索的时候。
第一要去的是当地最有名的美术馆,
第二要去的是当地最有名的海鲜市场或者农贸市场。

这说明了什么?
在最求崇高艺术的同时,也不忘记自己其实是个吃货。

平时两分钟可以步行的路程,
可能要走十分钟。
何况这是在市内,最繁华的地段。

阵阵寒风袭来,
吹起的雪粒,在积雪上“流动”,
仿佛白色沙丘上的流沙一般。
这时,
路两旁的积雪已经没过我们的身高。

巴士停被大雪掩埋,恐怕也很难等到巴士。

随后,
我们访问了青森鱼菜中心
纵是有很多摊位,也有堂食的座位。
但疫情期间,恐怕日本全国各地都没有了游客,餐饮行业及其整个供应链,都呈现萧条。
新鲜美味的食材,堆积在各个摊位。
前来购买的客人却寥寥无几。
心生凄凉。

深一脚浅一脚。
回到了青森车站,得知我们来时的电车,因大雪已经停运。
看来,巴士是我们唯一的选择了。

大雪封路,是这次旅行唯一担心之处。

我们看到,
出租车司机,拿着锤子敲下车身上的冰。

等巴士的时间尚早。
就在车站周边探索。

我问Winnie:这是不是你见过最大的雪?
Winnie说:是,你呢?
我说:好像是。

Winnie穿着我的大衣,
我们都带着帽子,大雪里,也听不清对方说什么。
就这么携手走着。

A-FACTORY是一个青森车站附近,
综合纪念品和青森特产,以及咖啡酒吧的休闲购物中心。
希望你来游玩的时候,有一个好天气。哈。

我不知道这个空调,
是否还能够顺利供暖……

接下来我们的目的地是,
八甲田丸

曾一度担任青森和北海道函馆的运输任务。
包含铁道的列车运输。
如今已经成为了一座展现青森民俗历史,和产业文化博物馆
依旧漂浮在青森的港口,由两个老嬷嬷卖门票以供展览。

“真好,穿成这样,戴着口罩,就不用化妆啦!”

原来天气好的时候,看上去是这个样子的……

船内,延用过往的坐席,
播放历史文化资料片,呈现出“历史剧场”的氛围。
捂脸…

前来观瞻半个世纪前的掌舵室仪表盘,
是另一番愉悦。

望远镜,
依旧可以看到远海并不平静的波澜。

海的对面,是北海道。
当年,一列列火车,一箱箱物资,就是从这里往返海峡两岸。
不分昼夜,无论天候。

此情此景,别具浪漫。

这是八甲田丸最下一层,
运输列车车厢的位置。

依旧陈列着当年的货车和邮政专列。
如果是铁道迷,一定不会忘记在此处打卡吧?

作为第一次参观运送列车的轮船,
真是开拓了视野。

以及这四十八缸的巨型发动机!

无论如何,
来到青森,不得不参观的一处博物馆。
更好了解青森风土人情,和历史故事。

漫漫雪天,
刚过正午时刻,
我们将离开青森。
如果有机会,我们再见。
希望是一个好天气。

车站里,偶遇太宰治的糕点。
谁让这是文豪酒豪的故乡呢?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常在雪中走,哪有不湿足。
将暖宝宝放进NB996里,烘干下鞋子,也能暖暖脚。

新干线沿途,看一路雪景。
试想,哪一天自己也生活在这种乡下,该会是如何的情形。

就像,每次回国乘坐高铁。
看窗外的农田和风景,试想自己如果生活在那里,会怎样。

我相信喜欢旅行的人,
一定都有同样的想象。

其实,我们并没有直接回东京。
中途,在岩手县的盛冈下车。
这还是第一次踏上岩手县的土地,来品尝传说中的“三大面”!

所谓的盛岡三大麺,即是:

  • 盛岡冷麺
  • 盛岡じゃじゃ麺
  • わんこそば

这天我们挑战的是:盛岡じゃじゃ麺(盛冈炸酱面)
我去!
乌冬面,加一勺姜味浓厚的味噌酱,加些可怜的黄瓜粒,趁热搅拌均匀后进食……
最后剩下一口面,加上生鸡蛋,搅拌均匀,店员再帮忙倒入热水,冲成一碗半生不熟的鸡蛋面条汤……
就是盛冈一绝的,盛冈炸酱面
这种吃法简直就是东北玩泥巴?!

饭罢,后悔不已。

毫无疑问,
列入linlinxing的2021年度暗黑料理榜首!

勉强吃饱喝足后,继续上路。
总有种,盛冈这个地方对不起我的感觉。

下一站,
我们来到了秋田。

秋田在我印象中,是一个盛产大米和美女的地方。
因为,在日本有一种米,叫“秋田美人”。

捂脸。

喜欢旅行,
其实单纯从linlinxing在日本的旅行经验而谈,
日本的地域差异还是非常明显。

不仅仅是土特产,更能体现的是地方文化,饮食,方言,工艺等等方面。
也就是为什么商店总能见到各种“地域限定”的各种商品。

如果疫情结束了,
除了东京大阪,京都奈良,
还是期望大家能够去日本的各个地方,甚至乡下去旅行。
或许能够认识更多的日本文化,经历不同的日本旅行体验。

秋田车站附近,
来到酒店泡个热水澡,休息调整一番。
真不习惯这种冰天雪地。
走马观花看一看也罢。
好在这次的旅行,并未有出行太远的偏僻郊外或是深山老林。
酒店也都尽可能选择离主要车站最近。

这晚,
我们选择了一家当地最受外地人欢迎的秋田乡土料理店。

这是一种……秋田名吃。
将蒸熟的米饭,打成粘稠的浆糊,包裹在一根木头上,再烤制成棒槌的形状,然后上锅蒸,再蘸上特制甜面酱……
真是东北玩泥巴的吃法。
好好的米饭不香吗?

当然,盛产大米的地方,
也是盛产日本酒的地方。
秋田不仅仅有美女,大米,还有全国知名的日本酒。
这天,和Winnie选择了当地盛名酒窖的三种清酒品尝。
小酌怡情,驱走东北的严寒。

因为我们喜欢辛口的日本酒,
所以在这天品尝的三种酒中,最推荐福小町

偶尔会想。
和Winnie在一起这么久了。

女孩子最大的魅力还是在于内涵吧。
所有人都是这样吧。
试想,某一天,
我一手捏着赛马报纸,一手握着易拉罐啤酒,
前门牙只剩下一颗的时候。
还能够理解,能够体谅,一起生活相互扶持的女人,
那才是应该相互厮守一辈子的人吧。

次日清晨,
酒店前的道路上,除雪的挖掘机正在辛勤劳作。

即便是除雪,也都是地方政府开支的一部分,
也都是纳税人的税金。
在此“紧急事态宣言”,全国经济停滞的时刻,
出来旅行,也是对地方的经济做贡献吧。
(此处勿喷)

看来,谁想要出门,需要先拿个铲子来挖车……

早餐,Winnie找到了这家喝汤的店。
听说广东人喜欢喝汤,
煲汤之后,把汤喝了,把肉扔掉。

店内是Brooklyn装修风格,
和昨夜秋田乡土料理店,断然有不同的氛围。

品尝了美味的早餐。
仿佛这天的旅程已经结束……

每次看到这种房檐下的冰柱,
都很恐怖。
不禁觉得天灵盖凉凉的,本能地缩一缩脖子……

附近的海鲜市场,
客人依旧聊聊无几。

据说,在日本,每15个人之中,就有1个人从事和餐饮相关的工作。
不是从事直接的餐饮业,就是从事餐饮相关的供给和生产,比如农业,渔业,畜牧业,
不然则是相关的加工,储存,运输等行业。

路过了秋田县立美术馆。
不巧今日闭馆,展览也并不足够吸引我和Winnie。
所以,从门前“打卡”而过。

虽然纬度有所下降,
但总感觉秋田的气温要比青森更冷。
想起了家乡的一句老话:下雪不比化雪冷

跳上了新干线,
呼呼大睡起来。

发现,
这次旅行的大部分时间是在新干线上。
另一部分是在酒店里。
第三就是在餐厅里,美术馆里,海鲜市场里……
好像真正在户外的时间很少很少。

隔着车窗看雪景真美,真浪漫。
真是置身其中时,反倒少了那份欣赏的闲情雅致,
只怕是上牙碰下牙,想赶紧找一个取暖的地方。

从秋田回东京,
途径仙台。
仙台的烤牛舌是全国闻名,何有不品尝的道理?

新干线里睡醒之后,发现已到仙台。
午餐就去享用仙台牛舌吧!

这是仙台最著名的牛舌专门店,
善治郎
如果你也途径仙台,不妨下车来品尝。

牛舌分不同部位,料理手法的不同,口感也不尽相同。
善治郎这里不仅仅可以品尝到经典的烤牛舌,
还有牛舌煲汤,牛舌香肠,牛舌饺子供食客选择。

饱享了朴素而奢华的午餐。

这次旅行,
三天两夜,
东北四省浪了一大圈。
看了雪景,品尝各地美食。
终于要返回东京。

虽说是疫情期间。
躲在家里等待,
倒不如与这个时代同在。

有些人活在过去,
有些人期待将来,
不如好好地活在现在。

Published in Journal Travel

4 Comments

  1. 图片太多了,也比较大,十分钟了好多都还加载不出来。
    好多年没见过大雪了。
    我也很想再游日本。

    • linlinxing linlinxing

      是牺牲画质求速度呢?
      还是牺牲速度求画质。
      我也在纠结这些。
      国内访问确实有问题。

  2. 这篇游记太长了,不过看得过瘾,默默收藏了。
    我只去过东京和大阪周边,喜欢日本的建筑和美食,不是哈日,真的觉得日本社会有我们无法复制的优点。例如对景点的规划和打造,以及异常强大的对年轻一代的文化输出。

    • linlinxing linlinxing

      图太多啦,哈哈。
      每个国家和文化都有它独特的魅力。
      也特别推荐你去日本的其他地方游游逛逛,其实日本还算是“耐玩”的。
      适合多次游玩或中长期旅居的国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