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名古屋再跨年

原本打算,
年末年初和大学老朋友一起携家带口
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跨年。

可眼看到年底,
一直没有谈好去处,
疫情之下,各有各的打算。
索性,今年跨年,还是来名古屋“打扰”老郭宝宝

和往年不同。
这年,老郭和宝宝买了房子。
两人三猫,有了更宽敞的家。
也得以让我和Winnie留宿。

作为搬家礼物,
将我家的这株ゆかり(尤加利)送给他们。
希望能在他们宽敞的阳台上,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成为一棵栋梁之材。

自从我们搬家后,无论东西南北,
新干线还是航空,都非常方便。

几乎每次乘坐新干线,
在网上约票,都有啤酒券
可以在车站换啤酒喝。
Winnie更正我说是“饮料券“,是我默认为了”啤酒券“。

这天早餐是,火腿鸡蛋三明治,和惠比寿啤酒。
新干线里读了『旅をする木』的前三节,就刷起了抖音。
刚好带着我们家的ゆかり,可还真是“旅をする木(旅行的树)”。
Winnie说,这不是“旅をする木”,是“お引っ越しをする木(搬家的树)”。

每次乘坐东海道新干线,
途径静冈的时候,必看的两大风景之一便是富士山
季节的不同,富士山的雪线也不同。

2019年夏天登顶,
仿佛昨日。
如果不是疫情,2020年的夏天也许再次登顶呢。
2021年,希望能够去登山。
富士山有四条登山线,只登过最容易的吉田线
今年想要挑战不同的路线。

下一站:名古屋

这天的名古屋很不友好,
静冈还是晴空万里,驶入爱知居然就下起了雪。
也好,这样才有过年的氛围。

宝宝驱车来名古屋车站迎接我们。
时常联系的缘故,真难想象已经一整年没有见面。
常联系常挂念的朋友,
即便是海角天涯很久未见,也都是身边最亲近的存在。

美甲店店长的宝宝,
不忘记炫耀。

来到的名古屋的第一餐,是……
吉野家

其实也挺好。
日常生活的感觉。
这也是我们年末年初,在名古屋唯一的一次外餐饮食。
原本疫情影响,也没打算去任何地方。
加之,名古屋已经来过了N次,可玩可去之处,已玩滥。
见朋友是真的,去哪里不重要。

宝宝还是这么阳光灿烂。

“听说,每个东北女人,心中都渴望拥有一件貂。”我
“si得。162块人民币。国内买的。”宝

来到老郭和宝宝的新家。
阳台大得可以夏天支帐篷露营,可以烧烤,还可以种上几棵大树。

M君还是那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M君今年已经八岁了。
当年我们还在神奈川的大学念书的时候,老郭收养的猫咪
不知道现在还是否认识我。
年龄越大,脾气越坏。

约六年前,老郭和宝宝搬家到名古屋时,
处理好神奈川家里的物品家当,抱着M君乘坐新干线来到名古屋,
开始了这里新的生活。

后来收养了咕咕

咕咕正在厨房洗碗。
为了“赎身”,在老郭家做苦力。
是最爱撒娇的一只猫咪。

看见客人来,
咕咕停下手中的家务活,在我们脚边蹭来蹭去。
发出“咕咕”的叫声。
也许名字叫咕咕的原因吧。

咕咕曾是老郭友人的猫咪,
因为咬坏了管道,造成房屋浸水,赔偿了150万日元(约9.5万人民币)。
之后被“流放”各处,正当无家可归的时候,才被善良的老郭收养。

“养两只猫和养一只猫也没什么区别,刚好可以和M君作伴。”当时老郭这么想。
于是,这只负债150万日元的咕咕,就成为老郭家里的一员。
之后勤奋又努力卖萌,发挥所有技能去讨好主人……

老郭不喝酒,
为了迎合我,只喝零酒精啤酒。
笑。

厨娘在张罗着做各种各样的美食。

这是……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是一种椰子味道的果冻?
听说,宝宝某年去某处旅行,吃到了一种很好吃的甜品。
回到家后努力复刻,这好像是第N次复刻失败。

这是这天我要做的清蒸鲷鱼
过年,做一道吉祥喜庆的菜。

在日本,鲷鱼是一种吉祥的鱼。
有什么值得祝福祝贺的事情,都会吃鲷鱼,或者出现鲷鱼的图案。
还有著名的鲷鱼烧甜品。

去年,一起在名古屋跨年的时候。
宝宝就做了这道……三文鱼牛油果春卷
很受好评。
这是继上次之后,第二次做这道菜。

鲜美的清蒸鲷鱼,
眼神中透露着过年的喜庆。

宝宝主厨,我打下手的糖醋排骨

宝宝和咕咕。

打哈欠的M君。

诺诺是最年轻的一只小黑猫。
也是最活泼的。

传说,某夜老郭回家。
在公寓附近排水沟捡到了刚生下的诺诺。
诺诺生下,被遗弃在排水沟,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嗷嗷待哺,喵喵叫个不停。
就在这个时候,老郭刚好经过。
这仿佛就是传说中“命运的呼唤”。

老郭发现了诺诺之后,克制冲动。
理性告诉他:不行不行,家里已经有两只喵星人了。不能再多了。
想假装没有看到,没有听到。
走开不远,
还是回来将诺诺从排水沟中抱进了怀里。

“养三只猫和养两只猫也没什么区别,刚好可以和M君和咕咕作伴。”当时老郭这么想。
于是,这只出生在排水沟里孱弱弱的诺诺,也成为老郭家里的一员。
之后并以活泼和敏捷的身手,在老郭家阳台上弄死了好多只鸟……

这天,
和老友一边享用丰盛的晚餐,一边撸猫,
结束了2020年的最后一天。

……

新年的一大早,
被宝宝搅鸡蛋的声音吵醒。

清晨,
厨娘为大家做早餐。
我从东京带来的MIYABI面包,据说是供奉天皇家族的面包
非常美味,非常优秀!

宝宝为大家做了朴素又豪华的新年第一份早餐。
每次都把大家照顾得很周到,
记得我们四人曾去京都旅行时,民宿里,
次日当我醉酒头疼刚起床时,
宝宝就为大家做了丰盛的早餐。

咕咕蹲在冰箱上,
等早餐。

Winnie和脾气最差的M君说“早安”。

诺诺在看怪蜀黍给他拍照片。

这是啥眼神?
远处厨房里,宝宝在做早餐,咕咕在洗碗。

诺诺是只全黑的黑猫。
起初,我喜欢叫他小黑。
记得第一次来老郭家过夜,我睡在地板上,
夜里,诺诺就站在我面前盯着我睡。
像极了丛林里魔女的那只黑猫

疫情之下,
还是老老实实在家撸猫吧。

ゆかり仿佛也很喜欢她的新居。
尚是冬季,希望开春之后,能茁壮成长。

莫名其妙的是,
老郭和宝宝两人都不喝酒,为什么每次来他们家,都能找到很多酒。

越是不喝酒的人,家里的藏酒越多。
每次聚会,各路好汉群英荟萃,各显神通之后,就想掩匿“作案工具”。
于是,老郭和宝宝家里的酒也越积越多。
直到,武林中传说的那位高手的出现……

(重点还是,因为喝得太多,没有录成的Podcast节目,笑)

这天早餐,还有宝宝做的和牛烤肉。
很丰盛。

使劲撸~

除了吃饭喝酒撸猫之外,
还有正经事。

老郭在名古屋经营的几家民宿。
疫情期间,营业并不理想。
所有的清扫都亲自动手。

这天,原本打算去帮忙清扫民宿。

如果你途径名古屋,或是来名古屋游玩。
欢迎搜索和入住民宿”久“Hisashi
讲”linlinxing“的名字,会有意外小惊喜呈现!

这天是1月1日。
民宿”参观“结束之后。
和我们的大宝姐,去名古屋最繁华的超市购物。
为老郭的生日蛋糕购买食材。

据说,他们家的传统是:每年老郭生日,宝宝就会亲手做生日蛋糕给老郭。
哎——
老郭真可怜。

今天为老郭购买的食材有,
做蛋糕用的罐头水果。
零酒精啤酒。
无糖可乐……
哎——
老郭真可怜。

从超市出来时,
看着刚买完菜,穿”貂“的东北女人的背影,
我情不自禁地说了句”少妇“。
宝宝说“没毛病”。笑

回到家已经是夕阳西下。
厨娘宝宝又在厨房里研究料理。
他们家邻居,好像住着一位老先生……
老先生年轻的时候是一名飞行员,
曾在撒哈拉沙漠里飞行坠落过……

清扫过民宿,
拖着疲惫身躯的老郭,
回到家里,一边啜着零酒精啤酒,一边死磕着《物质世界》。

咕咕和Winnie在厨房。
帮宝宝做料理。
(Winnie的手表,笑)

傍晚时分,我们的老朋友老校友,老庞到访老郭家。

好久未见,依然精神抖擞!
并且为老郭的生日带来了一瓶上等苏格兰威士忌
善哉善哉。

难道,你不知道老郭不喝酒吗?

最真挚的友谊,并不在于送什么礼物。
而是,帮不能喝酒的朋友把收到的好酒给喝了
……呃

这天,
我们的厨娘为大家准备了,火锅

吃到酒足饭饱
我们开始畅谈人生……

你知道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什么吗?
不是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吃完火锅吃冰棍的温度差。

你以为哥是在吃冰棍吗?
其实是寂寞。

2021年的第一天,
热热闹闹。
祝福大家都能睡个好觉。

……

次日清晨。
又一次睡到自然醒。

发现老郭在阳台抽烟
宝宝在客厅,查着生日蛋糕的制作方式。

自私的我,
给自己做了一杯拿铁(咖啡兑牛奶)。

遥望2021年的第二个日出。
有点彷徨

谁知道,今年会更好还是会更糟呢?
来不及多想。
猫来了,岂有不撸之理?

阳台上,
迎着朝阳与寒风。
我仿佛知道了你家拖鞋为何如此别致
还好不是养狗。

厨娘开始了老郭的生日蛋糕。

芒果(罐头)。

2021岁生日快乐!

愛知のあきひめ!

傍晚时分,
听闻老郭生日消息的学界友人,不远万里来此庆祝。
杀一局军旗。

过年哪有不吃饺子之道理?

我们驱车去了附近超市,购买了包饺子的食材。

包饺子最大的乐趣,还是在“包”上面。
大家一起动手,很能拉近人和人的距离。
也可观摩各种形状的饺子。

这天,
老郭的生日晚餐上,
不仅有饺子,还有章鱼小丸子,还有披萨……
还有蛋糕,凉拌木耳,拍黄瓜,炸鸡,螃蟹……

祝老郭生日快乐!
老郭已经将近一年没有洗头,不,没有剪头理发。
其原因是,干好一年前疫情开始。

“疫情不结束,我就不理发。”当时老郭是这么决定的。
搞艺术的人就是不一样。

这天,为了不辜负老庞带来的威士忌。
我们将它喝了个底朝天。
甚是酣畅。

……

一夜无书,
清晨醒来。
老郭又在阳台上抽烟。

是在感叹又老了一岁的人生嘛?

转眼间,
已经是新年的第三天。

年末年初的假期,也接近了尾声。
好像除了吃饭睡觉喝酒撸猫之外,什么都没做。
这么慵懒闲散又奢侈的时光,
为2020年做了一个好结尾,也为2021年起了一个好开头。
很满足。

这天,宝宝已经开始工作。
我和Winnie简单和老郭道了别。
跳上新干线,回东京。

名古屋车站,大型购物商城中,
展示着新年的吉祥舞狮。
稀稀散散的人流,让这个本该热闹的新年变得些许凄凉。

疫情影响,
新干线上只载了不到四成的乘客。
哪还有像我和Winnie这么不安分的人,跑去朋友家跨年呢?

真爱生命,
远离人群。

回东京的新干线里,
依然用我们的“啤酒劵”换了啤酒。

博文开头,讲到了东海道新干线途径静冈时的两大风景,
另一个景色则是滨名湖
每次途径,从未到此游玩过。
希望今后有机会来这里吃水产和海鲜。

富士山,渐行渐远。
翻页啦,永别2020年!

Published in Journal Travel

3 Comments

  1. Old Guo Old Guo

    此时此刻,还有一位友人正在更可怜的铁笼隔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