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Yesterday

我有个学妹,把朋友圈当日记用。

总写那么长的心情,我一次都没看完过。

后来我知道了,她不是写给别人,而是写给自己。

昨天,昨天我从谁的梦里醒来,又被谁梦到。

今天我看到了朋友圈里有人分享了岩崎家族旧址的图片,勾起我那个慢镜头拍摄的回忆。

我受伤害了,而且伤得很深。

同时也深深地伤害了别人。

我告诉她我只想爱她,也只希望被她爱。

她说,那个伤口她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填平治愈,只能尽可能不再加深伤口。

为什么我写不出一本叫《丹麦的草原》的纯爱小说呢?

她提议我写一部《冰岛的峡谷》。

那个影子,渐行渐远,消失在惨白的雪雾中,坠落在冰岛峡谷。

正经不过三秒,我现在正经了五秒。点个赞吧。

打赏 赞(0)
微信
支付宝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描二维码打赏

支付宝二维码图片

支付宝扫描二维码打赏

Published in Journal

One Comment

  1. Lavie Lavie

    朋友圈变成了日记,日记变成了朋友圈,久而久之自己变成了日记的自己,而变不成朋友圈的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